观看黄色视频的软件下载

  观看黄色视频的软件下载 “喂,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?”慕红颜道,“我今天刚去的江州南大,到现在都还不熟悉地形呢,我也不知道宿舍在哪里,你能带我去吗?”

   季寒想着,现在不管怎么做都找不到季绵绵了,而路域凡应该也不是那种坏人,他会把季绵绵送回去的,于是道:“好,我们回去吧,我带你去宿舍。”

   慕红颜的眼底,闪过一道精光。

   她那么聪明的人,怎么可能不知道宿舍在哪里?

   只是想要让季寒替自己做点事情罢了,折磨一下他也好,谁让他把域凡哥哥当做是坏人的。

   她的小心思,季寒是不知道呢,还是假装不知道呢?

   “我们还是坐车回去吗?”

   “当然,不然呢?”

   慕红颜道:“这里离我的公寓不远,我的车子就在公寓的停车场,不然咱们开车回去吧。”

   “你有驾照?”季寒斜睨着慕红颜。

   慕红颜有点心虚的摇摇头。

   她比季寒还要小一点,哪里来的驾照?

   一份清心小自在

   “既然没有驾照开车干什么?你以前开车都是违反交通规则的,难道你没有被罚过款,没有被警察叔叔教育过?”

   慕红颜的神情变得有些难看起来。

   “好了,我知道了,不坐车,行了吧?走了走了,我们早点回去了,我还想早点休息了,明天不是有课?”

   计算机很多大课都是一起上的。

   坐在车上之后,季寒才想起问季绵绵,“你住在哪里?”

   “女生宿舍啊。”

   “我知道是女生宿舍,我问的是女生宿舍的那一幢?”

   “好像是第三幢吧。是个单身公寓,一人一间的那种。”

   季寒闻言有些不悦,其实他不是很喜欢慕红颜这种浪费奢侈的人。

   当然了,人家家里有钱,想怎么花钱都是她的自由,可能是因为家庭教育的关系,季寒不喜欢慕红颜的私人生活。

   不管是从开车、做饭、还是从住宿方面。

   季绵绵那么被家里人宠着,他们季家也很有钱,算是军中豪门,也算是江州豪门,但还是没有像慕红颜这么夸张。

   可想而知,季家的家教到底有多严。

   “你在想什么?”慕红颜眼尖的看到季寒眸底的不悦神色,她忍不住道:“你是不是在想我的事情?”

   这两个问题,问的季寒也不想隐瞒。

   “嗯,在想你的事情。”

   “我的什么事情?”

   “生活习惯,还有作风问题!”

   生活习惯这个词语,慕红颜听着还行,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,但是作风这两个字,就让慕红颜耳朵不舒服了。

   “季寒,你什么意思啊?”

   “没什么意思,师傅,麻烦开快一点!”

   “好嘞。”

   慕红颜又不是季绵绵那种单纯的女孩子,何况这个问题还是个原则问题,她当即叫道:“司机,停车!”

  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向了季寒,不知道该不该停车。

   季寒道:“慕红颜,你别闹了,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浪费时间,而且很没意思。”

   还以为慕红颜是个懂事的人呢,没想到这么小气。

   慕红颜被季寒那种鄙夷和无奈的语气戳伤了她高贵、得意、懂事等等好的自尊心。

   她咬着牙,俏脸生寒,“我才没有闹呢,明明是你在对我进行人身攻击,难道我还跟个傻子一样在你面前拍手叫好?”

   “慕红颜,你这个人说话怎么那么幼稚?”

   “我幼稚?季寒,你说什么呢,你这是人身攻击你知道吗?我……你……我真是太讨厌你了!停车,我要下车。”

   季寒没想到慕红颜的脾气还那么大,也冷冷道:“师傅,停车!”

   司机踩了一脚刹车,慕红颜很有骨气的下车了,季寒叫司机继续往江州南大开去,留下慕红颜一个女孩子在大路上走着。

   这条路虽然也有路灯,但是基本上是没人的。

   一开始慕红颜还给自己打气,“怕什么啊,慕红颜,你又不是个倒霉家伙,怎么可能每次都遇到坏人,那个讨厌的季寒都已经那样说你了,你还和他一起坐车干嘛?”

   “唔,一定要有点骨气!”

   “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脾气,本来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说那么难听的话了?”

   “难道是被季绵绵刺激的?”

   “不管是谁刺激的他,反正都不是我慕红颜,和我没有任何关系,我才不要背锅呢,季寒你给我记住了,我可是再也不想理你了的。”慕红颜说的一本正经的,尤其的坚决。

   她走了没几步,就看到几个喝醉的家伙在对面。

   那几个家伙看到她一个小姑娘走在路边,似乎来了兴致,一边冲她吹口哨,一边从对面走过来。

   看起来歪歪斜斜的,一看就是喝多了。

   慕红颜汗颜,“难道我是乌鸦嘴?怎么说什么来什么?”

   那几个醉汉跑的很快,因为看到慕红颜跑的快,生怕好不容易碰到的艳遇就这么没了,那叫一个积极飞快。

   慕红颜一边跑着,一边喊道:“季寒,如果我今晚出了什么事儿的话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   她刚喊完,就撞在了一个人的胸膛上。

   慕红颜刚刚顾着往前跑,又回头去看后面的那些醉汉追上来了没有,双腿都要发软了,说起体力,她还真是没有练过,哪里是那些醉汉的对手?

   随便来一个人都能跑赢她。

   撞到一个胸膛,慕红颜吓得浑身一僵,还以为前面这个也是个流氓,只是没有闻到酒味。

   刚抬起头,就听到了戏谑的冷笑:“做鬼也不会放过我?那我倒是想看看,你做鬼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,又打算怎么不放过我!”

   这声音……这张脸……这分明就是季寒啊!

   这混蛋不是已经走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,回来看自己笑话的?

   不过这个时候慕红颜也来不及追究什么了,她看到后面的醉汉都追上来了,道:“喂,你行不行啊?不行的话咱们赶紧跑吧,那边可有四个人呢,都是大汉。”

   意思是,你要是打不过那四个大汉,咱们还是惜命一点,赶紧走!

   季寒岂会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?再说了,他的身手,别说是这四个家伙了,就算是多来几个,也不是他的对手。